“以房養老”后被趕出自家房子

時間:2019-06-24 16:14:00作者:蕭劍新聞來源:《方圓》雜志

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||字號

  

  北京市的倪兆禮、曹可夫婦,均已年近八旬。他們原本在海淀區擁有一套價值數百萬的住房,現如今卻要面臨無家可歸的凄涼晚景,這究竟是為了什么?

  “以房養老”月返5萬元

  2015年4月的一天早晨,天氣晴朗。時年79歲的倪兆禮獨自去海淀區中山公園遛彎,遇見正在晨練的朱峰。朱峰年方三十,外表陽光帥氣,彬彬有禮。倪兆禮與他經常在公園綠道上相遇,朱峰總是笑盈盈向倪兆禮打個招呼:“老伯,早啊!”有時兩人也寒暄幾句,朱峰自我介紹是中安公司的理財經理。這天,朱峰神秘地向倪兆禮說:“公司今天有一個‘以房養老’的課程,老伯不妨去聽聽看,權當是幫我一個忙。”倪兆禮當即答應。

  倪兆禮的老伴曹可也已78歲。他們的兒子在美國定居多年,曾多次提出把老兩口接過去生活,倪兆禮認為老兩口到美國語言不通,生活上不方便,沒有同意。近年來,隨著老伴身體狀況日益欠佳,家里請了全日陪護的保姆,生活開支也跟著增多,他們又不愿意給兒子增加負擔,經濟上是“月光族”。他早就耳聞有“以房養老”的新概念,只是不知到底怎么一回事。

  當天下午,倪兆禮帶老伴曹可一起聽了“以房養老”課程。朱峰跑前忙后,給他們端茶送水,殷勤照顧。聽完課程,倪兆禮大致知曉講課的內容。“以房養老”是適應老齡化時代而推出的新型養老方式,即對老年人現在擁有的房產資源,尤其是預期的剩余價值,通過金融或非金融機構的融會,實現提前套現變現,為晚年生活引進穩定的現金流入。老兩口一合計,兒子以后不打算回國,如果用這套房子養老,一定會帶來足夠的經濟保障。第二天,他在公園等候朱峰,表示了“以房養老”的意向。

  朱峰卻稱,項目只針對70歲以下的老人,倪兆禮、曹可的年紀太大,且在中安公司辦理“以房養老”時間長,手續也煩瑣,他可以另外為二老介紹公司的合作單位火星時空網絡科技公司(以下簡稱火星公司),倪兆禮說要和老伴商量,朱峰信誓旦旦保證道:“這家公司的投資收益高,與中安公司相比,更劃得來。”于是,經朱峰牽線,倪兆禮認識了火星公司的總經理趙海佳、副總經理楊平,據趙海佳介紹,火星公司是與日本合資的網絡玩具公司,投資火星公司不僅有30%的按年返利,每月還另外可以補貼給他們5萬元的生活費。倪兆禮盤算,抵押房產后,不用出分文資金,三年即可賺180萬元,房屋的價值基本收回,這是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好事,他當即表示同意投資。

  陷入“理財”連環套后房子沒了

  2015年4月28日,朱峰帶來出資人柳文,與倪兆禮的老伴曹可簽訂了抵押合同,將曹可名下的房產辦理了150萬元的抵押借款。與此同時,曹可又與趙海佳簽訂借貸合同,抵押款150萬元再借給火星公司。4月30日,柳文將150萬元轉入曹可的工行卡,曹可當場將第一個月利息6萬元轉給柳文,剩余144萬元分別打入趙海佳及其員工祁旺的銀行卡,按150萬元本金計,火星公司每月支付柳文利息,另支付給曹可5萬元養老費。

  2015年8月初,火星公司未按期支付柳文利息。8月10日,柳文帶著一伙人坐在倪兆禮、曹可居住的海淀區家中,聲稱倪兆禮夫婦已經違約,需提前終止借款合同,如不還本付息立即收房。倪兆禮、曹可趕緊聯系朱峰和趙海佳,兩人答應盡快還款,卻遲遲不見動靜。8月15日,朱峰登門向倪兆禮夫婦解釋,日本客戶欠火星公司一大筆貨款,正在兌賬期,資金一時不能到位。聽聞火星公司不能馬上付款,倪兆禮慌了神:“欠柳文的利息怎么辦啊?”

  當天,朱峰提出再給其介紹某投資公司的萬林,抵押借款還給柳文,把房子留住,抵押款的利息繼續由火星公司償付,趙海佳、楊平也表示同意。于是,朱峰和中安公司的另一名業務員鄔平介紹某投資公司出借資金,辦理公證等手續后,萬林將255萬元轉到曹可的工行卡。除歸還柳文本金和違約金外,當月利息等14萬元轉入萬林的銀行卡。

  2015年10月,萬林帶人上門對倪兆禮夫婦說,火星公司未付利息,責令倪兆禮夫婦立即還本付息,否則收房。倪兆禮緊急聯系趙海佳、楊平,他們口頭上答應盡快還息,但倪兆禮一催再催,仍然不見行動。11月初,萬林帶了一伙人,將倪兆禮夫婦趕出了海淀區的住房。

  兒子通過越洋電話報警

  2015年11月上旬,倪兆禮夫婦在美國的兒子得知朝陽區的房產被人過戶,懷疑父母遭遇了騙局,立刻通過越洋電話向公安機關報案。2016年1月2日,趙海佳被抓獲歸案。公安機關順藤摸瓜,一起假借“以房養老”名義,詐騙十七個老人的驚人大案浮出水面。

  除了倪兆禮夫婦外,家住朝陽區的鄭戰江老人、時年76歲的盛敏戰老人、東城區的居民殷豐等十七位老人均遭遇到了同樣的騙局。

  趙海佳被抓獲后,向警方交代,2013年,他出資10萬元注冊成立了火星公司并任法定代表人。初入商海,盈利不菲。為賺取更多的利潤,2014年3月,他四處舉債,進軍上海等地設立分公司,由于攤子鋪得太大,又缺乏管理經驗,沒有多長時間,上海等地分公司紛紛倒閉,趙海佳因此負債累累。后來,他向兩個投資人各借了1000萬元。2015年春節后,債權人柳欣因著急歸還債務,要求他還本付息。當時,公司的全部資金砸在項目上,無法還給柳欣的借款,柳欣遂提議讓中安公司找客戶以房抵押貸款套取資金,讓他渡過債務危機。柳欣還說銀行抵押太慢,先高利貸后銀行抵押比較快。于是,2015年間,他伙同楊平與中安公司朱峰等人,虛構“以房養老”的項目,誘騙被害人抵押名下房產高息借款,以投資北京火星時空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獲得高額收益為誘餌,非法占有倪兆禮等十七名被害人房屋抵押款共計人民幣2900余萬元。警方還查明,火星時空網絡科技公司趙海佳占股99.4%,2015年8月,趙海佳占股99.8%。公司的經營范圍主要從事計算機系統服務和數據處理等。

  以詐騙罪定刑

  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開庭審理趙海佳詐騙案時,十七名受害人有的拄著拐杖,有的坐著輪椅車趕來。檢察機關指控趙海佳伙同他人,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虛構事實、隱瞞真相,騙取他人財物,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。

  被告人趙海佳及其辯護人提出,趙海佳沒有虛構“以房養老”項目,與被害人之間系借貸關系,沒有詐騙故意的辯解及辯護意見。法院查明:趙海佳在明知公司已負債數千萬元,且不具備盈利經營項目的情況下,虛構公司實力,在獲取被害人抵押房產所得借款后,立即用于償還債務,造成被害人的錢款不能歸還,趙海佳具有騙取被害人錢款的主觀故意及行為,故不論其是否與被害人簽署了借款合同,以及與被害人之間的借款是否名為“以房養老”,其均應對此承擔刑事責任。

  庭審期間,辯護人還提出,趙海佳未參與的部分被害人的損失不應計入他的犯罪數額,趙海佳在整體行為中作用較小,起次要作用,且未揮霍財產。法院查明:趙海佳與金宇等中間人商議后,由中間人介紹被害人將錢款出借給火星公司,并多次以火星公司名義與被害人簽署借款協議,趙海佳將借款用于償還其個人及火星公司債務,被害人錢款的使用均得到趙海佳的確認,故趙海佳應對受害人的全部損失數額負責。

  2018年7月2日,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,被告人趙海佳犯詐騙罪,判處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,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。同時責令趙海佳退賠違法所得,司法機關將按比例發還各被害人。

  2019年3月22日,涉及此案的受害人之一汪琦的民事訴訟請求,因趙海佳犯罪的追贓工作正在進行中,而被北京市平谷區法院駁回起訴。(文中涉案人物除趙海佳外均為化名)

[責任編輯:郭榮榮]
  (方圓公眾號:fangyuanmagazine)更多詳細報道請關注《方圓》最新一期雜志!聯系轉載請添加小編微信【ly157041635】
下一篇文章:抨擊“最強小三”竟侵權了

 網站地圖

檢察日報社簡介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采編人員 廣告服務
Copyright © 2019 JCRB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正義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
京ICP備13018232號-3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0110425號
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網文[2011]0064-02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702000076號
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68630315-8128
網絡違法犯罪
舉報網站
經營性網站
備案信息
違法和不良
信息舉報中心
12321網絡不良與
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
12318全國
文化市場舉報
電信用戶
申訴受理中心
快乐时时彩玩法